健身操网,侦探,保险公司,斯诺克,管材

为什么历史上有些帝王会砍文化一刀?

发布时间:

向文化砍刀,目的很明确,那就是为了控制人们的思想,以巩固封建专制统治。

第一个向文化砍刀的当然是秦始皇嬴政。始皇三十四年(公元前213年),博士齐人淳于越反对当时实行的“郡县制”,要求根据古制,分封子弟。丞相李斯加以驳斥,并主张禁止百姓以古非今,以私学诽谤朝政。秦始皇采纳李斯的建议,发布焚书令,规定除政府外,民间只准留下有关医药、占卜和种植的书,其他书都要烧掉。不到30天时间,中国秦代以前的古典文献,都化为灰烬。留下来的只有皇家图书馆内的一套藏书。始皇三十五年(公元前212年),方士卢生、侯生等替秦始皇求仙失败后,不但逃之夭夭,而且诽谤秦始皇天性刚戾自用,专任狱吏 ,事情无论大小,都由他一人决断。秦始皇听后大怒,以妖言以乱黔首的罪名,下令在京城搜查审讯,抓获460人并全部活埋。两件事合起来即所谓的“焚书坑儒”,其实坑杀的只是方士而不是儒生。这种做法虽在短时间内达到了钳制了人们思想的目的,但手法残忍,残暴,不利于国家长治久安,更不利于社会的发展和进步。

第二个向文化砍刀的是汉武帝。不过他砍得比秦始皇高明多了,没有刀光剑影,没有刑律天条,没有大砍大杀,但却漂漂亮亮、堂而皇之地达到了阉割仁人思想的目的。那他究竟怎么做的呢?接受董仲舒的建议,“罢黜百家,独尊儒术”,使“不在六艺之科、孔子之术者”的其他各种学科“皆绝其道,勿使并进”,此举对知识分子的研究范围划定了范围,知识分子可以有思,但只能在儒家思想的范围内思。为使这些人思有所得,汉武帝在长安设立太学,择精通《诗》、《书》、《礼》、《易》、《春秋》等儒家经典者,置为五经博士。为使这些人学有所图,汉武帝规定,学习好的人,可以进政府做官,即“学而优则仕”。汉武帝选用了卫绾、田蚡、窦婴、王藏等一批大儒充任丞相、太尉、郎中令等要职。董仲舒从五经博士调任江都相和胶西王相,告老回家后,汉武帝每有要事,还不忘下问。甚至董仲舒死后,汉武帝有一次经过他的墓地,特意下马,后来人们把董仲舒的墓地叫做“下马陵”。以上做法没有明火执仗地压制士人的思想,而是诱之以利,把士人的研究转到他所划定的界限之内,靠学而优则仕这条锁链,把士人牢牢拴在儒家的领地内,从而艺术地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

比汉武帝更高明的应该是宋太宗,此君为控制士人思想,不但没向文化砍刀,反而通过以保护文化的方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。这又是怎么做到的呢?北宋太平兴国期间,原先五代十国时期归降宋朝的数位君主纷纷不明不白死去,那些跟随君主而降的旧臣常有人议论纷纷,口出怨言,对朝廷统治说三道四。有鉴于此,宋太宗就把这些亡国的故臣、失意的文人纷纷网罗来,安置在馆阁内任职。宋制设昭文馆、史馆、集贤院三馆,另增设秘阁、龙图阁、天章阁等阁,分别掌管图书经籍济编修国史等事务。这些人吃着皇家的钱粮俸禄,整天忙着修撰各种书籍,例如著名的《册府元龟》、《文苑英华》、《太平御览》、《太平广记》等大型类书,都是这一时期由这些人为主完成的。这些书本身卷轶浩繁,其性质都是杂采古代经籍,分门别类加以纂集编汇,翻检查阅图书的工作量比写下来的文字量更不知大多少倍。如《太平御览》,一千卷,分五十五部,四千五百五十八子目。引书浩博,达一千六百九十余种。这类书大多是整篇整段抄录,不要自己写什么,这就根本不会出现有碍观瞻的文字了。这种做法虽然消极,不能充分调动、发挥文人旧士的主观能动性为自己的统治服务,但如上所说,手段极其高明,因为作为统治者,再不用担心这些人再有什么不轨言论,每天的书就够他们翻的了,写的了,哪还有什么时间、精力来操其他的闲心?而宋太宗也因此赢得了“尊知重教”的美名,同时这些庞大的文化工程对后世来说也是无价之宝,可谓一举三得,岂不美哉!

诚然,与以上几位相比,做的最野蛮、最差劲的就是清朝的顺治、康熙、雍正、乾隆四位爷了。这祖孙四代那是真砍,砍得空前绝后,登峰造极,可谓惊天地而泣鬼神。其操作方法很简单,也很卑鄙,就是从知识分子的作品中摘取字句,肆意意曲解,罗织罪名,构成冤狱。每一案件株连之广、处置之严令人瞠目结舌。据不完全统计,顺治帝施文字狱7次,康熙帝施文字狱20多次,雍正帝施文字狱20多次,乾隆帝施文字狱130多次。清初第一场文字狱是1660年的“张晋彦案”。顺治在其文章里发现一句“将明之才”,认为这话诡谲暧昧难以解释。那么就不要解释了,直接斩首。康熙时期,浙江湖州富豪庄廷珑编修《明史》,因使用了前朝纪年,结果康熙下令把参与编写、印刷、销售的70余人全部处死,死者妻子大都发配边疆。雍正时期海宁人查嗣庭担任江西主考官,所出试题用了《诗经》中有“维民所止”一句。有人说他居心叵测,“维止”二字意在削去“雍正”二字的头。雍正闻听大怒,不分青红皂白,下旨严处,结果查嗣庭被捕,病死狱中,被戮尸示众,儿子处死,家属流放。乾隆时期,大臣胡中藻写的诗中有“一把心肠论浊清”一句,乾隆帝看了大怒,说作者故意把“浊”字加于清朝国号之上,其心可诛,又摘出胡中藻主考时所出试题,内有“乾三爻不像龙说”,竟说“乾隆及朕的年号,龙与隆同音,这显然是有意诋毁于朕。”结果胡中藻被抄家,判为凌迟,后改为弃市。

清朝统治者通过文字狱,虽强化了专制集权统治,但造成了社会恐怖,摧残了人才,禁锢了思想,堵塞了言路,阻碍了思想、学术的发展和进步,造成了万马齐喑的可怕局面。再加上长期的对外闭关锁国,最终导致了中国在世界上逐渐落伍落了。

健身操网,侦探,保险公司,斯诺克,管材 Copyright @ 2011-2019 健身操网,侦探,保险公司,斯诺克,管材 All Rights Reserved. 版权所有